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高级动物 > 第四十八章

第四十八章(第1页/共2页)

第四十八章(1)

傍晚,天快黑了。村子里时不时传来人们“呵嘘、呵嘘——”地圈赶鸡鸭进窝的声音,以及进了窝的鸡鸭们意犹未尽的鸣叫声,还有大人们扯着嗓子呼喊小孩回家吃饭的声音……

下午临出门时,李俊就说了今天不回家吃晚饭了,他在外面有应酬。独自在家的霞儿也懒得开灯,她在黑暗中静静地坐在沙发上。

尽管眼睛盯着电视,霞儿却根本不知道荧屏上演的些什么内容。霞儿愣着神,陷入了沉思。

自从当年嫁给受当过支书的老子影响当了村主任的李俊,霞儿就练就了一身矜持稳重又不张扬的处世态度。

拿大字不识几个的李俊的话说,咱们怎么着也算是干部家庭里的干部家属,自然就要有自己的定位,保持自己与众不同的高度。当然读过几天初中的霞儿眼里的“高度”绝对不能等同于李俊所理解的“高度”,从李俊平日言论里一口一个“我们当干部的”可以看出,李俊所谓的自我定位是完全脱离“群众”的那种。而霞儿把那种与众不同的“高度”拿捏得恰到好处:高!却不高高在上,那样会失去亲和力。霞儿于人亲和却不媚俗,总是有分寸地保持着矜持,那感觉既让你平日里感觉几要仰望,又时不时对她生出一种若有若无想要征服的臆想,而且欲罢不能。读过几天书的霞儿把个“主任夫人”的形象演绎得像模像样,有板有眼又恰到好处。

霞儿身材苗条、面容姣好,再加上这一份不卑不亢的孤傲,她更是成了村子里外人尽皆知的明星级的人物。乃至于她收放自如的一颦一笑,都让村里那些有“激进”思维的男人们隐隐感觉到一种蠢蠢欲动的冲动。不过碍于她的身份,他们最多只能远远地看着,背地里说些荤话。充其量这些男人们只能拿霞儿在茶余饭后口头消遣一下罢了,其实一个个都敬而远之,不敢造次。

当然,霞儿天生的水灵和养尊处优的“干部家属”身份自然也招来了村里大姑娘小媳妇儿们的眼红,村子里那些满怀着羡慕嫉妒恨等各种恶意的娘儿们,出于本能有意无意地就把霞儿孤立起来了,她们时常背子里议论着:“得瑟什么呀?不就是个骡子吗?”

——也许是天妒红颜,霞儿嫁给李俊多年了,肚子里却一直没有动静。李俊成天忙于工作和应酬,嘻嘻哈哈的,倒是一直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怨言,反而霞儿倒是时常悄悄地嘀咕着要李俊带她一起去外地的大医院去检查检查,李俊总是一再往后推迟着,反复说不急、反正咱们还年轻……

事实上,这成了霞儿的一块心病,只是这份病痛让霞儿深深地埋在了心底。尽管举止得体地在家里迎来送往的,霞儿人前人后不动声色、波澜不惊地永远保持着一脸微微的笑意,但她内心一直隐隐地感到些遗憾。

暗地里,霞儿有时候也担心自己生理上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因为,一直以来她和李俊行男女之事的时候,自己总也觉得没有多少激情,从刚结婚那阵开始,每每李俊忙得气喘吁吁、呲牙裂嘴并颇为享受的时候,自己几乎从来没有产生过太多的激情或有过什么多兴奋的感觉。霞儿总感觉就像是隔靴搔痒似的不着要害,意犹未尽,仿佛自己身体的某个部位奇痒难受,可怎么也找不着具体位置,挠不到痒痒的地方……

久而久之,霞儿对那种事情渐渐地淡漠起来,特别是李俊晚上喝了酒回来,借着酒劲欲行男女之事的时候,面对他那满嘴令人作呕的酒气,霞儿每每被熏得几欲窒息,根本就没有什么乐趣可言,整个儿就是块木头任凭李俊急吼吼的发泄……

想到这一切,霞儿眼里就会掠过一丝怨妇般的哀怨,她似乎对于男人没有一丝一毫的需求,无论心理上还是生理上。

不过,自从李俊第一次带苏总来家里吃饭,霞儿第一眼瞥过去就无端地感觉眼前一亮,苏总有些与众不同,可是再要自己具体说出他究竟哪儿与众不同,霞儿心里暗暗揣摩了好几遍,一时半会儿却怎么也没找出答案来。

后来,苏总又来过几次之后,霞儿暗地里反复考究,才渐渐的总结出了苏总的出众之处:

每每李俊带人到家里来吃饭,老远地李俊就会咋咋呼呼地喊道:“媳妇儿!快倒茶水。来客人了!”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那简直就是当霞儿是伺应生、女招待似的。霞儿虽说满脸灿烂笑开了花似的、习惯性地应和着,并手脚麻利地张罗着,其实心里总也不是个滋味,看着一帮人闹哄哄地肆无忌惮地又是打牌又是吃喝,霞儿内心很是厌烦,只是她把那份不满深深地埋在了心底。

但是,苏总给人的感觉不一样。苏总一直都绅士般的彬彬有礼,从不大呼小叫的。霞儿发现苏总的性格跟其他人有天壤之别。他说起话来轻言细语,举手投足之间透着一股温文尔雅的高贵气质。霞儿每次给他端过茶水,他必谦和地站起来倾身道谢。

“谢谢!”、“谢谢”、“谢谢”……霞儿独自在家的时候,时常反复地回味着苏总每次接过茶杯时,那不急不缓的道谢的腔调、那富有磁性雄浑的男中音,霞儿心里就像吃了蜜糖似的甘醇甜蜜。就这样遐想着,霞儿时不时的脸颊上还会一阵阵的发起烫来。

霞儿时常想,李俊怎么就没有苏总那种素质呢?

苏总与众不同举止,让他显得鹤立鸡群,在霞儿眼里他成了一帮男人们中间的亮点。而且,从第一天品尝了霞儿做的菜肴之后,苏总就意味深长地对霞儿的厨艺大加赞赏:“真真正正、地地道道的农家菜,吃出了回忆和思恋!让人想起了童年、想起了当年外婆家做的菜的味道……”

从那天起,霞儿竟然时常暗中有意无意地盼着李俊带同事回来,而每每一帮男人们涌进家门的时候,霞儿总是又有意无意地用眼睛的余光搜索着那个让他怦然心跳的身影。如果有苏总在场,霞儿会感到一种无可言状的喜悦和幸福或者说满足,忙里忙外地张罗着也倍感轻松。如果没有苏总,她的内心深处就会隐隐约约感到一丝丝的失落,就算她的脸上一如既往的平淡得如一泓清泉……

独自在家的霞儿,任思绪信马游缰地尽情地飞扬着,放飞着自己才知道的一个个梦想……

第四十八章(2)

双休日,难得的清闲。

自从拆迁工作开始以来好久没有休息过了,繁忙的工作压得工作组喘不过气来,大家只好一连牺牲了好几个礼拜天。终于,几个难啃的骨头都给拿下了,钉子户都拔的差不多了,所剩工作量不是太多了。这个双休日,拆迁工作组决定放一天假,让大家缓一口气。

一大早,郝支书和李主任以及小玉已经聚齐在翠萍家。

“怎么样?工作还可以吧!”郝支书轻轻地抿了口茶水,幽幽地问。

翠萍忙把眼光“刷”地一下射向李主任,至于什么工作,什么叫可以,大家心照不宣。

“真的是非常可以哦!”李俊面无表情地答道:“比想象的好得多了……”

李俊压低嗓门认真地说:“如果开发商信守承诺,如数给我们提留的话,我们每个人的应得部分应该是原期望值的两倍……达到预期的……工作计划!”

小玉大大方方地挨着李俊坐着,那一副心安理得又小鸟依人的样子,不明就里的人看起来,肯定认为李俊就是她恩恩爱爱原配的丈夫,他们就是浑然天成的一对。

此时此刻,梦想的实现对小玉来说已经毋庸置疑了。小玉很清楚,自己的梦想已经成了囊中之物了。不过,她现在又有了新的远景规划了,房子的装修甚至以后帅帅的成家立业……

李俊皱着眉头接着刚才的话题说:

“……唉!唯一的问题是村子东头老二饼那个家伙,死活不肯签拆迁合约,非要达到他提出的赔偿要求不可!成了唯一的钉子户了……”

说着,李俊语气变得气愤起来:

“妈的!绝对不能让他得逞,如果开了先例那他妈的全村不都炸开锅了?……大家一股脑儿全部要求重新评估不就乱套了,……他狗日的从小就是个混子,听说还认识不少社会上的人,甚至还扬言要上访……,放出话来说非要把维权坚持到底……”

郝支书若无其事地招呼翠萍:“拿牌来……打牌!……那是小事一桩……”

毕竟是支书。郝支书颇具大将风度都不拿正眼瞅李俊,接着说:

“……这鸟事我早就跟派出所招呼过了,这两天就要把他拎起来查他的屁股,看看他究竟有多干净……要整他还不容易?不然……”

“是的!是的!现在这个社会好人进了医院一样都有病……”李俊打着哈哈附和道。

“你要做的工作重点是要把各家各户赔偿的具体数目以及相关帐目保存好,到时候跟开发商对接才有依据,才好算回我们的账……”

“那是,那是!你放心好了……”

您阅读的小说来自:笔趣阁,网址:www.bqg33.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第1页/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