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阴阳快递员 > 467.最终章:永不相负

467.最终章:永不相负(第1页/共2页)

夕阳西下,夜幕将临。

我相信西下的不光是夕阳,还有我的生命。我明白,将临的不光是夜幕,也是我的死亡。

从方想那里离开后,我脑海中一直徘徊着方想的声音,久久不能回神。

开着车在市里转了几圈,确定没有任何人跟踪我后,我方才驾驶着车子驶向中山装大叔所在的山顶别墅。

到山顶别墅的时候已经是晚上的七点多钟,期间五娘给我打过一个电话,她告诉我说江伯他们都已经到了,问我什么时候回去。

我笑着告诉五娘让她好好招待大家,我可能要凌晨三四点钟的时候才能回去,同时也向五娘保证肯定会在日月交替之前赶到,陪大家好好欣赏这日月交替之景。

五娘没说别的,只是叮嘱我路上小心。

挂断电话后,我把手机关机,心如刀绞,疼痛难忍。

山顶别墅的大门像是从来没有关过,一直大开着。我直接开车驶了进去,在别墅前停了下来。

应该是车子的发动机声音惊动了别墅里的中山装大叔,我刚把车子熄火中山装大叔就从别墅里走了出来。

下车后,中山装大叔笑着说:来了?帝尊等候你多时了。

“魔书呢?”我抬头看了一眼别墅,开口便问。

中山装大叔依旧是一脸笑容,从容不迫的回答我说:魔书已经交给帝尊了,也是帝尊让我要来魔书的,有事儿你可以和帝尊说。

“帝尊在哪?”我问。

中山装大叔指了指别墅的屋顶,说:就在上面。

我嗯了一声,这就随着中山装大叔从别墅后面的楼梯走上了别墅的顶端。

上楼的时候我的心情很平静,没有任何波动。

反正等待着我的是死亡,既然是这样倒不如坦然面对,哭喊着说不想死,倒是有辱一个男人的风度。

别墅的顶层是个平台,周围有着半个人高的护栏,上去后我一眼就看到了一个人影。

那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衣裳坐在籍,石桌上摆满了点心以及一壶烧开的热水。

山顶别墅除了中山装大叔就只剩下了帝尊,坐在石桌前随手翻看着手里书籍的男人应该就是帝尊了。

不出我所料,中山装大叔快步走到那人面前,微微弯腰毕恭毕敬的说:帝尊,阿郎来了。

帝尊嗯了一声,摆了摆手示意中山装大叔离开。

中山装大叔没多说什么,直接转身离开顶层,与我擦肩而过时,中山装大叔眼神复杂的看了我一眼,不知是什么意思。

“不负众望,你果然找到了生死轮转。”

中山装大叔前脚刚走,帝尊就站起身面向我笑着说。

帝尊,从不以真实面目示人。

关于天下第一人帝尊的传说,在江湖上盛传了千百年依旧不散,这足以说明帝尊的分量到底有多大。

可饶是如此,依旧没人见过帝尊的真实面目。

我曾问过中山装大叔,帝尊到底长什么样。中山装大叔回答我说,帝尊一直以一张黑色骷髅面具示人,没有人见过帝尊的真正模样。

之前我相信中山装大叔的话,可现在我才明白中山装大叔是在骗我。

“我早该知道是你。”我盯着帝尊既熟悉又陌生的双眼,自嘲的一笑。

帝尊双手负于身后,笑着问我:何出此言?

我走到石桌身边,一屁股坐在帝尊旁边,随意的在衣服上擦了擦手,我就捏起一块糕点填入嘴中。

一边咀嚼着我一边说:轮回眼可以复活为我而死的人,所有人都活了,可唯独将心与木头没有活。将心为何没有被复活我大概已经知道答案,因为将心并非是因为我而死,所以轮回眼不可能将他复活。

“至于木头为何没有复活我也想过,想的最多的是木头根本就没有死。”我扭头看向帝尊,摇着头说:“轮回眼,是不会复活一个不死之人的。”

帝尊摆动了一下衣摆坐在石凳上,似笑非笑的说:“江湖人都说你傻,可他们却不知道你不是真的傻,而是大智若愚。”

“见到你的真面目之前,还有许多问题我一直都没想明白。不过在见到你之后,所有的问题我都想明白了。”我将嘴中的糕点咽进肚子里,端起面前的茶杯饮了一口清茶。

放下茶杯的时候,我再度自嘲的一笑,道:所以,我是该叫你帝尊呢,还是该叫你燕阳灵呢?

我曾经幻想过无数次和木头重逢的场景,这一幕也在我脑海里幻想过,可我始终不敢相信这一幕会真的发生。

老天爷总喜欢开玩笑,你越是不希望发生的事情他越是让这件事情发生在你身边。

天下第一人就是燕阳灵,燕阳灵就是天下第一人。

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即便我无法接受,可事实仍就摆在那里。

“你可以尝试着叫我木头。”帝尊从容不迫的道。

我笑了,说:“我是想叫你木头,可你已经不是我认识的那块不朽的木头。你是帝尊,高高在上的帝尊。”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其实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是你早就谋划好的。”我抬起头看向帝尊,面无表情的说:“我记得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是在我乘坐366公交车前,当时我鬼迷心窍险些丧命,是你救了我。事实上,我想那也是你谋划一切的一个始端。”

帝尊笑而不语。

我又说:“我想,五娘应该就是你的人,可五娘却从来都没有见到过你的真面目。若不然的话,五娘不可能不告诉我这一切。”

“你让五娘来迷惑我,让我误以为自己的灵魂消失是因为紫竹林的诅咒,也只有进入阴间才能破除这诅咒。”回想起以前我又一次自嘲的笑了,我说:“哪里有什么阴间,这不过是你计划中的一部分,不过是给你自己的阴谋找一个完美无缺的解释罢了。”

“没有人愿意死,也没有人想去死。我对灵魂无法进入身体的诅咒深信不疑,为了破除诅咒让我的灵魂重新回到我的身体,我就必须前往所谓的阴间。我没猜错的话,被封印在扎纸人内的鬼七,也是你安排的吧?”

帝尊一笑说:小把戏不足挂齿。

听帝尊这么说,我就明白鬼七是他安排的。

“前往所为的阴间需要经历生老病死四个关卡,越是往前走我们越是怀疑最终的目的地并非是阴间。事实证明我们的猜想根本就没有错,这世间哪有什么阴间,不过是你的一个阴谋。”我喝了一口茶,继续说:“没有阴间,更没有诅咒。只有莽荒古城与魔书神图,当时的我们处于一个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状态,无奈之下只好将魔书神图中的神图,带出莽荒古城。”

我放下茶杯,继续说:“我记得在大殿当中,魔书与神图的用处究竟是什么还是五娘告诉我的。我为人如何相信你算计我之前就会知道。一个当过兵的人,心肠不会很坏。所以在魔书与神图之间,我选择了神图,而不是这本可以危害天下的魔书。”

说话时,我伸手指着被帝尊放在石桌上的魔书。

帝尊依旧不吭声,就好似在听我说的对不对。

我笑着继续说:“魔书神图虽消失已久,但传说却没有离开江湖,知道魔书中记载无数巫术的江湖人大有人在。所以在神图被我们从莽荒古城带回来之后,你就算计了天下江湖,让天下江湖为你所用,目的就是让我找到神图背后隐藏的无相神躯。无相神躯,事实上才是你目的地的关键点!”

“你不允许目的出错,所以你必须亲自上阵!”我深吸一口气,手微微发抖,但还是坚持着说:“你化身为守陵人,在我们绝地逢生的情况下,带着我们去寻找神图背后隐藏的无相神躯。我一直在想,我得到无相神躯后,为何只有黑爷一个人,而没有你。”

“我以为是黑爷将你杀了,可是那里却没有你的尸体。我得到了无相神躯,而黑爷没有得到,这使得黑爷恼羞成怒。黑爷知道我在乎你,所以他偏偏不告诉我你到底身在何处,你到底有没有死。情况危急之下容不得我多想,我只好将黑爷杀掉。而你是死是活的秘密,将没有人知道,因为唯一知道这一切的人已经死了!”

说到这,我豁然起身,伸出手指指着帝尊,一字一顿的道:你可曾知道我出来后不见你有多伤心?你可曾知道我会因此愧疚与你一辈子?

帝尊沉默着,嘴角勾起的笑容缓缓下滑。

“呵呵,罢了。”我重新坐在石凳上,悲惨一笑说:有时候我不得不承认周顺的一句话是对的:一将功成万骨枯。

“你是帝尊,你是天下第一高手,你活了几千年无所不知无所不能。正如你所说,这几千年的时光早就将你的怜悯与心善磨得毫无锋芒。”

我不易察觉的伸出手抹了一把眼睛快要留下的泪水,又说:“无相神躯我已经得到了,你的目的成功了一半。还有一半就是让拥有无相神躯的我,去万妖殿找到那颗无相神躯的左眼。只有这样,无相神躯才是完整的无相神躯。所以,有了轩辕铁。”

“轩辕铁即是帝皇令,你为了让我毫无猜忌,没有任何防备,你让五娘告诉我轩辕铁对我的重要性,让我认为轩辕铁是我必不可少的东西,于是我为了轩辕铁参加了龙虎山的群英会。我不负众望,夺得群英会之首,成为了龙虎山的客爵长老。而你则是顺理成章的将轩辕铁送到了我的手中。”

说到这,我想起了那个包裹,苦笑着说:“我曾经一直不明白,为何要将那个包裹送到所为的阴间。可现在我却明白了,因为轩辕铁一直就在我身边,一直存在那件包裹里。”

“其实江湖人说的没错,我是很傻,如果我能聪明一些早点猜出包裹里的轩辕铁与你的联系,或许我早就知道了一切。”

我盯着帝尊的睦子,淡然的道:“你告诉我你之前一直在沉睡,直到我得到无相神躯后你才苏醒。事实上你在骗我,因为包裹很早之前就出现了,这就证明你很早之前就将帝皇令放进了包裹当中。只是我太傻,没有察觉出两者之间的联系。”

“后来的事情就简单多了,你顺理成章的找到我,并且告诉我你要我找到生死轮转,让你死亡。我天真的相信了,相信你所说的一切,我认为你不会骗我,毕竟那时的我并不知道我历经的一切都是你所策划的。”

我深吸一口气,以询问的目光看向帝尊,问:“我现在想知道,杀我父母的蒙面人,是不是你。”

“是我。”帝尊不卑不亢的回答,让我心如死灰。

我凄惨的笑了笑,想要压制住心中的怒火,可我还是没能忍住。

“你知道的,在寻找无相神躯的时候你就知道的,你知道我父母对我多么重要,你知道我最害怕我父母出事儿……”我咬着牙,双目血红的看向帝尊,一字一顿的问:“为什么,为什么你当初会杀掉我父母?你杀掉我父母的时候难道心中就没有一点愧疚吗?”

帝尊盯着我的眼睛,淡然的回答:“因为在杀你父母的时候,我就知道轮回眼会复活他们。”

“那如果不能呢!”我重重的一巴掌拍在面前的石桌上,石桌被我拍的不断的颤抖,可我却没有管那么多,而是死死的盯着帝尊问:“如果轮回眼没有复活我父母呢?”

帝尊是燕阳灵,燕阳灵是那块木头,我不相信他对我没有任何兄弟之间的情感。

事实证明我的猜想也是对的,他把头扭了过去,没有继续盯着我的眼睛看,他用着有些疲倦的嗓音轻声的说:“可你父母已经复活了,不是吗?”

是啊,我的父母已经复活了,他们现在安然无恙。

我颓废的重新坐在石凳上,无力的继续说:“你杀我父母,是担心我不会去真心实意的为你寻找生死轮转,对吗?”

“这个世界上没有永恒的敌人,也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自己的利益才是永恒的。”帝尊重新把头扭了过来,看着我说。

我点头,明白了。

“你为了以防万一,杀掉我父母,杀掉我身旁对我很重要的朋友,只有这样我才能一心一意的去寻找生死轮转。这也刚好完成了你筹谋已久的计划。”我突然笑了出来,看向帝尊的目光多了一份自豪:“可你应该没有想到,你的机会会失败吧?”

“我的计划失败了吗?”帝尊问我。

我回答说:我没有将轮回眼给你带回来,轮回眼只复活了我的朋友更改了历史。

“那就证明我的计划已经失败了吗?”帝尊又说。

我眉头一皱,说:“你的计划难道不就是想要得到轮回眼吗?”

“我的计划是什么,事实上你一开始就知道,我一开始就告诉了你。”帝尊站起身,抬头望着明月。

我愣住了,脑海中仔细回想着帝尊和我说过的话。

“死?”我终于想到了帝尊的目的,不可置信的望着他说:“在这个上面你没有骗我,你的目的一直是死亡?”

帝尊默认了我的话,他的目的一直是死亡,并没有别的。

聪明反被聪明误。

这句话用在现在的我身上,再合适不过了。

我认为帝尊在骗我,所有的事情都在骗我,可事实上帝尊的确骗了我,但这并不代表他所有的事情都在骗我。

“你说完了吗?”帝尊的话让我愣了半天。

见我迟迟不回答,帝尊开口说:“接下来,到我说了。”

“你前面说的一切都没有错,的确是我筹谋已久的,你所做的任何事情事实上都在我的掌控之中。”

您阅读的小说来自:笔趣阁,网址:www.bqg33.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第1页/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