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拯救全息游戏中的他[无限] > 97、 大凶之岁[序]7

97、 大凶之岁[序]7(第1页/共2页)

宋宋:“??”

虽然不知道苏席在说什么, 但他显然看得出来,对于他莫名其妙的动作, 绵绵是不乐意的。

白衣琴师板起脸, 伸手想要拉开苏席。

苏席右手轻轻拦着阮乔,左手松出来,用力扣住宋宋的手腕, 语气危险:“你想做什么?”

宋宋猝不及防被他制住, 苏席的手劲很大,但他只是皱眉忍着:“我倒想问,你想做什么?”

【弹幕】[黑紙描白畫]修罗场!!

【弹幕】[最后之作]放开那只宋宋我来!

两人之间气氛奇怪,阮乔更是被苏席的举动弄得一头雾水。

就算是为了剧情和人设, 也不用做到这种地步?

她心里带着不确定的猜想,又怕自己自作多情,一时之间脑子乱作一团。

场面安静地近乎诡异。

宋宋手腕已经泛红,但他目光并不退却,定定看着苏席。

“这边, 走快点!”

官兵嚷嚷着押送着人走了过来,三四个官兵前后围着,面色严肃, 似乎押送的是什么危险的凶犯一般,然而实际上,只是一位看上去略显清瘦的男子。

如雪的长发慵懒的披在身侧,虽然是男子,但肌肤竟比玉石还要白皙, 薄唇红润,面冠如玉,狭长的眼眸带着些懒散,仿佛画中走出来的仙人。

“请问可是丞相府……?”

官兵上前,将目光从死死盯着的白发男子身上挪开,却发现丞相府门口的场面也异常诡异。

传闻中喜怒无常,冷漠无情的云王身着黑色锦衣,眼神带着浓烈的杀意,如同一只护崽的凶兽一般,将……阮丞相的女儿揽在怀中?

领头的官兵咳嗽了一声。

苏席目光从宋宋身上移开,落在他身上。

一瞬间,官兵仿佛感觉自己被阎王给盯上了:“我要不然,待会再来?”

在云王的强压之下,他不自觉后退了几步,但一想到身后那位祖宗,又强行鼓起勇气,站稳了脚。

阮乔也看见了那白发男子,她伸手劈开苏席抓着宋宋的手,从他怀里挣扎了出来。

苏席原本就只是轻轻揽着她,并没有抓的太紧,是带着小心的触碰。所以她没有多费力气就钻了出来:“师兄?”

萤窗雪案站在稍远处,一副看戏的模样,若不是他手上的镣铐,还有点仙风道骨的模样。

“你们这是,提前演上了?”萤窗雪案微微挑眉。

【弹幕】[为探]雪怼!!!

【弹幕】[洋洋想吃糖]啊啊啊都是喜欢的人太开心辽!

【弹幕】[喵大人]白发太仙了吧啊啊啊啊啊阿伟又要死了!

阮乔也不知道苏席在发什么疯,干脆走到了萤窗雪案身旁。

她有些迟疑,不知道该如何解释现在的情况:“……也可以这么说。”

两人这交谈的语气,显然是认识,且关系不浅。

来自人类的本能直觉让苏席和宋宋同时皱起了眉头,转身看着萤窗雪案,目光灼灼,仿若要将他看出个洞来。

萤窗雪案:“行啊师妹,最近相国寺的桃花真是开得挺盛。”

阮乔送了他一个白眼:“你有岁叶也不告诉我?”

她看了眼官兵:“怎么,你也犯事了?”

官兵上前,赶紧解释了几句押送犯人过来的始末,交了镣铐的钥匙,这才急急忙忙走了。

阮乔:“他们很忙?”

萤窗雪案微微眯起眼,淡淡道:“大概是吧。”

转过街角,那几位官兵才松了口气。

这位爷真是太难伺候了,脾气又怪,嘴毒到不行,手里整人的东西一套一套的,让人猝不及防就被搞得怀疑人生。

好在圣旨一下,将祖宗送走了,他们在牢里喝酒也能放心一点,不必再用各种手段试上半个时辰。

简直是举牢同庆的大喜事啊!

丞相府门口。

阮乔看了眼手上的钥匙。

是师兄也好,多一个帮手,少一个敌人。

她正要替他开锁,萤窗雪案却自己抖了抖镣铐。

咔哒,

手上脚上的铁拷应声而开。

她倒是忘了,之前萤窗雪案曾经钻研过一个sp副本,里面全是各种各样变-态到极致的锁。他的职业是机械员,顺到就利用副本的优势,研究其开锁技术来。

这也是阮乔送名片的时候,开玩笑说开锁找他的原因。

那是她离开隔离区之前的事了,现在看来,师兄开锁的技术越发精湛。

他还曾经制造出过三把万-能-钥-匙,自己留着一把金钥匙,银钥匙送给了弧。

阮乔又想起木乐来,之前在凄厉鬼新娘的时候,看见过他使用铜钥匙。

与其说这道具是从师兄手里无意流传出去的,阮乔更倾向于是他卖出去的。

毕竟萤窗雪案这样难对付的人,想要从他身上拿走东西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就连九曲风涛,也不得不动用人海战术。

打击埋伏。

旁边的家丁还在上货,一共两辆马车,一辆运货,一辆托人。

阮相收的礼不少,置办一个宽敞的豪华马车不是问题。

一路上的物件准备得差不多,几人上了马车,一同前往城外与闻晴他们会合。

马车当中布置奢华,座凳上铺着柔软的动物皮毛,左右各一排,原本萤窗雪案上去之后自己霸占了一排,阮乔坐在对面,而后面上来的两位都像吃了□□一般。

苏席也罢了,原本就是脾气奇怪的小孩子,做出什么样的事情阮乔都不会惊讶,只是没想到一向温柔的宋宋也会和他争执不下。

最后……

萤窗雪案懒懒地看了眼对面的两个人,无视了两人全程带火,仿佛可以在他身上烧穿一个洞的眼神。

然后转头靠近阮乔耳边,悄声问:“精分猪还没得手吧?要不然怎么还有这个傻白甜的机会。”

阮乔:“……”

她不是很想说话。

但苏席显然很想说话:“姓周的,离远点。”

萤窗雪案在副本里的身份叫周案,是一名医术精湛的御医,但由于某次给宫中贵人看病的时候出了差错,被关入了牢中。

萧珩或许是想起来还有这么一位可用,与其让他秋后丢了脑袋,不如也去北方凑个人头。

这才下旨,把人给阮乔送了过来。

萤窗雪案看了眼苏席,又看了看阮乔。

他倒是明白了,阮乔这颗白菜是栽在这精分猪身上了,可眼下两人不知闹了什么矛盾,明明互相关心着对方,却又强迫自己远离。

遮遮掩掩,眼神躲闪的,这样的阮乔他以前可从没见过。

果然恋爱令人降智。

只是可惜了宋宋,注定了是个炮灰。

他看向宋宋的目光,也带上了一丝同情。

宋宋:……

不要以为你用友善的目光看着我,我就可以容忍你坐在绵绵旁边。

如果不是旁边这个奇怪的人,他完全可以好好照顾绵绵的。

在宋宋眼里,苏席已经打上了反派大魔王的标签。

马车平稳,速度又快,很快出了城外。

闻晴带着佩剑,气质清冷出尘,即便站在路边,也吸引着路人的目光。木乐远远看见阮府的马车,就兴奋地直挥手,等马车停下来,便迫不及待地掀开布帘,浮云锦靴往上一踩,就要上车。

但他流畅的动作在看见马车里的情况的时候,猛然一顿。

苏席!

大魔王!

但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

木乐转身想逃,马车里却传来一声冷笑:“你跑啊。”

他脚下一顿,脸上浮现出灿烂的笑容,好看的眼瞳转了转,落在萤窗雪案身上:“早,早啊。”

阮乔:“认识?”

萤窗雪案的声音危险起来:“当然了,你把我的道具箱整个扒走之后,化成灰我也记得你。”

木乐尴尬笑了几声,悄悄往后退了几步:“那真是我的荣幸,我先走了,不打扰——”

话音刚落,一股大力就把他揣进了马车里,正好俊脸朝地,狼狈地倒在几人中间。

闻晴上了马车,拍了拍手:“别废话,先赶路。”

每耽搁一个时辰,任务目标就多一分危险。

季深在前面的亭子里等他们,他一身戎装,器宇不凡,骑着血色宝马,见马车来了,并不上车,只是驾马跟着一同出行。

阮乔见他独自一人而来,马上也未带其他的物件,显然是都放在了储物空间里。但他敢一个人单枪匹马而来,作风的确是雷厉风行。

夜雨和另外两个家丁在后面的马车上,还有两个家丁负责赶车,见人都上去了,便放下马车帘子,驾驭着骏马往城外行去。

眼看阮家的马车消失在城门前,另一辆小马车很快也跟了上去。

【弹幕】[压脉带]这一脚是亲姐了

【弹幕】[芫璋冰]哈哈哈哈这次有趣了

【弹幕】[栖]这一车的人太可爱了叭!!!

马车里一排三个人也能坐下,并不显得挤。

木乐打死也不愿意和萤窗雪案坐在一起,两相比较,他宁愿和苏席大魔王坐在一起。

原本他想坐在宋宋旁边,但显然宋宋对这位也没有多少好感,木乐上来了,正好让他坐在中间隔开苏席。

木乐的座位要求惨遭拒绝,只能垂头丧气坐在中间,他看一眼苏席,又低头叹口气,再抬头,再叹口气。

愁容满面。

苏席:“闭嘴。”

木乐禁了声,却又觉得有点憋屈,哼了一声:“你看看你的人缘,这一车的人有谁喜欢你?你还不反省一下自己。”

苏席看了眼阮乔,漆黑的眼眸看不清情绪。

难得嘴痒还没被揍,木乐越发得意起来,尤其是在确定萤窗雪案不会当场再把他解剖了之后,更像封印解除了一样,一路上叽叽喳喳的。

有了他,路上倒也不闷。

阮乔没想到的是,木乐和师兄不仅认识,还有一段相杀的经历。木乐当时有一个十分强大的道具,可以从玩家身上随机偷取一个道具。

按理来说,萤窗雪案一身宝贝,偷到什么都是赚了。

您阅读的小说来自:笔趣阁,网址:www.bqg33.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第1页/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