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拯救全息游戏中的他[无限] > 39、凄厉鬼新娘11

39、凄厉鬼新娘11(第1页/共2页)

阮乔和陈思两个人到了旁边一栋屋子后面, 梅子似乎是个话少的人,站在旁边也没有和两人交谈的意思。

木乐凑到苏席面前:“陈思这个人我觉得她坏的很, 绵绵会不会吃亏?”

苏席看着阮乔离开的方向, 目光缱绻:“绵绵确实是单纯善良了一点,我相信她的判断,不过如果她有事, 我会第一时间赶过去。”

总觉得苏席这句话有哪里不对的木乐露出疑惑的表情, 想了想还是没在纠结,拉着苏席神神秘秘地走到旁边。他看了眼站在门前的梅子,像是做贼一样压低声音问苏席:“哥,我就问你一件事, 你是不是超能打?”

苏席想了想:“我现在可能不太强,没办法启动战斗态。”

他又加了一句:“如果我一言不合就打你,那就是我战斗力比较高的时候。”

木乐:“??”

木乐咳嗽一声:“我早觉得你不对劲了,跟变了个人似的,人格分裂?还是什么游戏设定?算了也不关我的事, 我只需要你能打就行了。那你现在这个状态能对抗什么等级的怪啊?”

木乐说着说着有些丧气,原本以为抱了个大腿,没想到水平还忽高忽低的。

连战斗态都开不了, 恐怕只能对付一下普通村民这种炮灰级别的怪都艰难,如果遇上稍微强一点的怪,说不定还要他来照顾。

苏席认真想了想,似乎在衡量自己的实力:“领主级别的是很难对付了,最大的极限大概是……”

“小恶魔以下吧。”

木乐:“??打扰了?”

这人怎么回事, 不开战斗态,就能扛住小恶魔以下的战斗?

普通人不开战斗态就连炮灰级别的打起来都艰难,身体素质强或者现实中受过训练的或许可以空手抗炮灰,但要对付普通的怪也必须开战斗态。

小恶魔已经相当于一个中低级副本的小boss了,如果开了战斗态,甚至是领主态的云吞席卷会有多强?

木乐蹲下身子,修长的双腿弯曲着,宽大的道袍袖子滑落下来,他把袖子捋上去,叹了口气。

苏席疑惑:“怎么了?”

木乐:“我坐在高高的柠檬山上。”

这对话简直就像“学霸这次考得怎么样?”,而对方回答“不太乐观,考前都没有复习完,可能就是99”。

他自闭了半分钟,才站起来平复了一下心情,看向苏席的目光认真起来:“我有事和你说。”

……

阮乔是想争取陈思的,但对方是个聪明人,知道多说多错,一开始就不说话等着阮乔开口,想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

总不能两个人就这么相顾无言下去,阮乔主动打破了沉默:“梅子的事,就是我和你合作的诚意。”

她这么说,已经表明自己知道了那是个局。

陈思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你帮我,是因为你不是活人,还是因为你想以此获取我的信任,到我这边卧底?”

阮乔反问她:“这很重要吗?”

陈思的目的就是达成自己的胜利,至于阮乔是不是她一方的,都不影响她已经得到了“人类”阵营的有力证据。况且不管阮乔说什么,陈思都不可能完全相信她。

所以身份的真假反而没有太大意义。

阮乔:“阵营的划分标准你都已经知道了,这不用我多说。你们不是支教的人,是水鬼吧。这次的副本很明显,玩家中有非人的存在。”

陈思:“那个道士小哥告诉你的?”

阮乔没有否认。

陈思继续道:“没错,我们是借用了支教的人的假身份,你既然已经知道了,还要选择和我合作?你有什么目的?”

阮乔:“我和你合作的目的很简单,我需要你取得沈木一方的信任。”

这正好是陈思想要的:“那你呢?”

阮乔这么帮她,不可能自己没有所求。

阮乔笑了笑:“你取得沈木的信任,对我来说就是最好的结果。后面的事情我想你会自己安排,你胜利不就是我胜利吗?”

她这句话已经表明,自己和陈思站在同一方。

陈思看着阮乔的眼睛,似乎想看出她是不是在撒谎。

少女的眼睛清澈明亮,小巧的五官透着几丝娇俏,偏偏又显得镇定自信。

“如果你还觉得天下没有免费的好事,那你就回答我一个问题。”阮乔继续道,“孤独飞鹰到底是活人还是死人?”

陈思看着阮乔,原本有些严肃的她忽然笑了起来:“我说他是死人,你相信吗?”

阮乔没说话,陈思继续反击,阮乔点破她的身份取得了主动权,她也不能示弱:“如果我没猜错,云吞也不是活人吧,否则一个小小的铁链锁不住他。”

陈思知道苏席被关在祠堂锁起来,虽然不知道铁链上的符咒细节,但也不妨碍她猜出来:“你和他肯定是一队的,如果我们四个人都是非人阵营,在加上孤独飞鹰,正好是五个那个道士小哥恐怕就是活人阵营了。而且他的角色正好克制我们,你和他别走的太近。”

“既然我们是同队的,我可不想被你那边坏了事。”

阮乔声音淡淡的:“这就不劳你操心了。”

【弹幕-江山如此多娇】陈思挺聪明的

【弹幕-执酒倚闲云】我觉得她有点挑拨我崽和绵绵的关系!

【弹幕-卷毛猫的主人酱】她只是比较客观吧,事实也确实是这样

【弹幕-南山】木崽傻儿子呜呜呜可咋办,身边一群老狐狸

阮乔又说:“你是知道我的异能的。”

之前在秦月家楼上的时候,阮乔对梅子使用过心术。刚才的对话也表明她的心术的确是有作用的,果然陈思的手指动了动,眼神也有了轻微的变化。

一个人的异能会逐渐影响他的感官和身体,心术这类心理辅助异能的存在,令她对生物的微表情更加敏感。

陈思刚才的表情和动作显示出她的心里其实对孤独飞鹰是不是人这一点并不确定。

如果只是单纯撒谎,以陈思的演技来说,阮乔是不可能看得出的,但是在她提到自己有看透人心的异能的时候,陈思慌张了一下,就是这一刻怀疑自己谎言是否被阮乔看穿的慌乱出卖了她。

甚至可能是陈思骗了孤独飞鹰,说他不是活人。

而实际上陈思也不清楚孤独飞鹰的身份。

极大可能,孤独飞鹰自己也没有完全确定自己的阵营,所以才对陈思的态度半信半疑。

【弹幕-步寻】两个人的对话,是我太蠢了吗,我咋什么都听不懂

【弹幕-卷毛猫的主人酱】课代表

【弹幕-囚枝】求课代表总结!

【弹幕-卷粉】1绵绵和陈思似乎就人和非人分队问题达成了共识,两人结盟并且绵绵帮助陈思取得沈木一方“活人”阵营的信任。2两个人在互相放烟-雾-弹,说了一大堆其实都还防着对方呢。

阮乔答应和陈思单独谈话也是试探她的态度,见陈思目前的想法和她想要的一样,阮乔就放心多了。这一次的试探还得到了关于孤独飞鹰身份的结果,那就是阵营不明。

阮乔说了声自己要去秦月家调查新娘的事情,陈思表示她要和梅子去村子里问问关于最近发生的怪事。

既然这样,两拨人干脆就各自分开行动。

梅子跟着陈思朝村子南边走了,一路上两个人似乎在交流什么。

见阮乔回来了,木乐也急忙跑过来:“她没对你怎么样吧?”

阮乔摇摇头:“没事,走吧。”

木乐个子高,跟在阮乔旁边还有最萌身高差,弹幕都在嗷嗷叫。

没走几步,木乐就感觉自己被一股力量推到一边去了。

因为这没有防备的一推,他还踉跄了几步,抬头就是一阵气:“谁推我!”

没人理他。

木乐转头看向始作俑者,却发现对方一脸无事发生的表情,正慢悠悠走在他刚才的位子上,还时不时转头看着阮乔,眼底都是含着碎光的笑。

木乐不甘心,走上去三番两次想插进两人之间。

但苏席总是各种看似漫不经心的走位和动作,一次次把他拦了下来。

木乐:“??”

他之前居然被这个家伙温顺无害的外表和气质欺骗了!明明就是个不动声色欺负他的大灰狼!

木乐跟在后面的小动作多了,阮乔也觉得有点奇怪,回头去看他:“你怎么了?”

木乐嗷地一声叫,表情凄怨:“皇上,您要雨露均沾啊!”

他跟在后面像个电灯泡一样的很可怜好不好!

阮乔:“??”

苏席停下脚步,修长的腿站的笔直,脸上还是挂着清浅的笑,眼神却很危险:“绵绵,你先走,我去看看他。”

木乐停下脚步,本能的感受到一丝危险和杀气。

但他已经到了苏席面前。

木乐的个子很高,但苏席显然比他更高一点。

苏席微微眯了眯眼,原本温顺无害的气质隐约有些变化:“雨露均沾?”

木乐立刻就怂了:“哥,错了,我又错了,后宫佳丽三千人皇上只独宠您一个!我是给你们扫地的,不,看门的!”

苏席笑了,微微上扬的嘴角像是春日荡开的清风,好看的眼尾描出温柔的弧度:“以后别开玩笑了,对了,我有可以杀队友的道具卡。”

木乐:“??”

你有这样的道具卡为什么还要特地告诉我??

他这是被云吞席卷又双叕威胁了吧?

您阅读的小说来自:笔趣阁,网址:www.bqg33.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第1页/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