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拯救全息游戏中的他[无限] > 19、迷失村旧闻3

19、迷失村旧闻3(第1页/共2页)

荒山里, 一个与世隔绝的村子。

站在路边的男人看上去三四十岁,面容显得憔悴苍老, 头发发灰, 夹杂着大半白发。

瘦的脸皮包骨。

他的手里举着一个牌子。

见到玩家走过来,男人的神情麻木,只有眼珠转了转。

彩虹用电筒照了照。

牌子上最显眼的是一个十二岁男孩的照片。

照片上的男孩穿着普通的校服, 带着红领巾。

下面有一行字。

两年前男孩被父亲带到这里来走亲戚, 结果在回去的路上,父亲回去拿遗忘在亲戚家的手机,等父亲再回到那片玉米地的时候,人已经不见了。

这个男人应该就是男孩的父亲。

两年过去了, 孩子的父亲每天都会把这里找一遍,然后站在村口举着寻人启事的牌子,希望路过的行人能看上一眼,记住这个孩子。

日复一日的等待,磨灭了最初的希望, 从焦急、害怕、绝望到现在的麻木。

他只能机械地重复这样的寻找和等待,不敢让自己去想别的。

否则生活的绝望,失去孩子的痛苦就会把他折磨得生不如死。

【弹幕-爱丽丝】好可怜啊……

【弹幕-柳柳】是被人贩子拐走了吗?

彩虹音爆犹豫了一下, 还是走上前:“你好,我们也是来寻找自己失踪亲人的,你有什么线索吗?”

听到这句话,男人脸上僵硬的表情总算有了变化。他的目光慢慢落在几人身上,再开口时声音嘶哑:“我已经找过几百次了。”

“整座山, 整个村子,我翻了个遍。”

“如果你们能见到这上面的孩子,随时在这里来找我。”

“你会一直呆在这里吗?”彩虹低声问。

如果找不到失踪的孩子,一年两年,还是十年二十年地毫无希望地继续等下去?

虽然只是个游戏,但这些npc的感情也触动了她。

生活中像男人这样不幸的人,多的数也数不清。

男人沉默了片刻,声音沙哑,满是疲惫:“不。”

“在找一个星期,如果还没有结果,我就下山从县城开始找起。”

或许他的孩子只是遇到了人贩子,被卖去了外地。

不想失去的人,哪怕找上十年二十年,五十年,也要一直找下去。

听完男人的话,几名玩家都有些沉默。

夜已经很深了,男人看了眼安静的村子,夹起牌子,朝村外走去。

很快,他的身影就消失在黑暗中。

“我们先进村去找个地方过夜,”危安看了眼死寂一片的村子:“明天再去那个工厂看看。”

……

昏暗的隔间里,穿着黑色防水雨衣的人低头,伸手把地上的一双鞋子装进一个麻袋里。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奇怪的味道。

“呜呜呜。”

角落里男孩消瘦的脸上满是惊恐的表情。

雨衣人每一次动作,都会发出哗啦啦的声音。

男孩的眼睛蒙着布,嘴巴贴着黄色胶带,求救声最后变成了模糊的呜咽声。

可惜,

没有人听得见他的呼救。

耳边传来恐怖的骨头和金属摩擦的声音。

“呜呜呜……”

“哗啦哗啦——”

是麻袋拖动的声音。

窸窸窣窣。

脚步声靠近。

那人在他面前蹲下,伸手摸了摸男孩脆弱的脖子,似乎在考虑什么。

之前的人已经被他处理了,接下来就是自己。男孩心底的恐惧达到了极点,浑身不停颤抖。但他被绑的严严实实,根本没办法挪动。

“不要怕,不痛。”

“我很有经验,你放心。”

冰冷的刀子贴在男孩脖子上。

咚咚咚。

急促的敲门声忽然响起。

雨衣人微微皱眉,站起身来。

外面的敲门声还在继续,好像里面的人不开门就不罢休一样。

夜已经很深了。

雨衣人站起身来,男孩听见他远去的脚步声,轻轻松了一口气。

深夜的村子很少有人出来走动,更别说来敲门。

那人把雨衣脱下,外面的敲门声还在执着地继续。

他走出屋子,将门锁上。

粗糙的手将金属钥匙放进兜里。

穿过院子,终于走到了大门前。

然后,拉开了门锁。

……

有危安在,彩虹音爆明显安心一点。

团队模式有的是随机匹配的玩家,有的是加了好友之后一起组队的。沿途的表现来看彩虹和危安应该是属于后者,是认识的朋友。

原本阮乔扶着一个人走路很困难,更何况苏席的个子很高。

又大又轻薄的棉白色的卫衣令他整个人看起来更舔了一分少年气息。像是高中时每个人都会暗恋的那种清隽少年,高高瘦瘦的,要踮起脚仰视才能看见那双好看的眼睛。

但好在他的体重很轻,整个人轻飘飘的。

就像一片白色的羽毛,仿佛夜风再猛一些,就能把他吹走。

阮乔小心扶着他,少年的手紧紧抓着她的衣角,苍白的脸上有些细微的冷汗。他的额头还是很烫,副本的压制太强。阮乔不知道他到底发生了什么状况,但至少目前他的普通状态下很不乐观。

【隔离区】的游戏角色在游戏时有四种形态,普通态,战斗态,领主态和天赋态。

战斗态必须要15级以后参加形态晋级赛才能开启。

上一场她已经见过几分钟苏席的战斗态,但阮乔总觉得那不是他战斗态的全部实力。

甚至在那个口音带电的圆锥曲线出场的时候,苏席都没有开启战斗状态,更别说领主态了。

虽然半年没有玩这个游戏,但阮乔也知道一点:

不要在游戏里挑战规则。

——除非你足够强大。

规则都是强者制定的。

如果你足够强大,你就是规则。

就连技能卡也是,低等级的技能卡在高等的boss面前会削弱效果甚至失效。

孤儿院最后一日,她完全可以选择[杀人],但最后会有两个结果。

第一种,闻晴和苏席都选择[杀人],所有人团灭。

第二种,闻晴选择[不杀],苏席选择[杀人],则闻晴死亡,

第三种,闻晴选择[杀人],苏席选择[不杀],则苏席死亡。

第一种情况,在圆锥曲线boss等级不明,苏席最高形态未开的情况下,苏席不一定会死。但阮乔自己一定会死,她只是个异能和形态都没有的低级玩家,在boss的规则掌握能力之下没有一点反抗的机会。

第三种情况苏席的结果同第一种,区别只是阮乔不会死亡。但在苏席眼里留下的印象就是——她选择了背叛。

第二种结果更麻烦,阮乔的背叛会让闻晴的粉丝把她骂到自闭,只要来个情绪激奋的扒一下马,她的前世今生大小马甲估计就保不住了。虽然她并不怕这些手段,但也不想惹不必要的麻烦。现在她和aas的合约还没有解除,贸然搞事可能会多出很多不必要的事情,耽误后面的时间。

而且选择[杀人],无论如何都是背叛。

在目前想采取取得[苏席]信任策略的她看来,是属于不知道能不能伤敌,但一定会反噬自己的选择。

一个从一开始就选择“背叛”的人,想再得到信任会更困难。

苏席这个人果然没有那么简单,应该选择[杀人]的他不仅没有这样做,甚至还在游戏结束后邀请自己继续进行游戏。

他是在展示自己可以毫不在意boss游戏实力,还是在观察她们?

在孤儿院的房间里,他对杀意的敏感程度也让她惊讶。

事实证明,伺机接近他,抓住任何机会下手杀了苏席并不是好的选择。在阮乔之前苏父已经找了很多玩家,甚至是高等级的暗杀者,但都失败了。他们连苏席的领主态都没有见到就上了他的黑名单,在游戏里更是见一次就被杀一次……等级不停地掉,掉到自闭。

取得他的信任,了解他的实力,在她的实力增强到一定程度之后再下手。到时候硬拼也好,暗杀也好,劝说也好。也比现在的情况容易得多。

苏席这人,狡猾得很啊。

想要骗过他,就要先骗过自己。

她不是来杀他的,是来帮他的。

催眠完自己,阮乔轻松了不少。

心底让苏席开场直接病逝的想法也消散了,谁知道他开启形态之后会不会瞬间反杀自己。

您阅读的小说来自:笔趣阁,网址:www.bqg33.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第1页/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