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怀璧其罪 > 第 21 章

第 21 章(第1页/共2页)

宁予年被扫地出门的时候还有点发蒙。

他浑身上下除了手里拎着的垃圾袋,就只剩一个电量3%的手机,连件外套都没有,外面凉风一吹,脚底还要跺两下。

跺得脚上那双没来得及换,就被推出门的拖鞋板在青石板啪啪闷响。

黎淮把宁予年从洋房一赶出去就倒头睡了,他大概是魔怔才会觉得网络检索能检索到宁予年的名字。

当天,他做了个很奇怪的梦,第一次梦里没有自己。

那大概是个春日的清晨,以电影里惯用的俯拍大全景切入。

明黄的出租车,载人行驶在北郊笔直的大道上。

窗外两行树木苍翠,庭落一座挨着一座,阳光穿行在林叶薄雾间,偶尔漏出两点淌进车里。

黎淮的视角在司机身上。

“还在前面吗?”

年轻的司机再三确认导航,偷摸拿眼角打量后座偏头望出去的男人。

“开到头,把我放在一号别墅门口就行。”

男人磁嗓悦耳,从后视镜只能瞥见他侧脸流畅的下颚线条,嘴角轻轻往上翘,看起来年纪不大,至多二十五六,报出的目的地竟是宁虞的住所。

“您是……到朋友家作客?”

那司机看起来像尽力忍了,但没忍住。因为北郊的别墅按号排幢,数字越小,房价越贵。

后视镜里端庄的下颚,饶有兴致扭过来看他:“为什么不能是回家?”

司机赶忙敛下窥探澄清:“我没别的意思,只是很少接到来北郊的订单。”

住在这里的人,一整条北街专程修给他们,出门左拐就是商圈,进出都有专车接送。

何况是他这样一路从机场过来的。

男人重新望向窗外静了两秒,笑声爽朗:“其实也没错,我是很久没回家了。算到自己家作客。”

春风和煦,出租车在那扇黎淮无比熟悉,象征着财富的巨大拱门前停下。

那人从后座下来,司机才对上他浅棕的瞳孔:“……您是混血?”

晨光下,男人顶着的不出所料是宁予年的脸。

宁予年笑吟吟摸了把自己茶色的头发,重新戴上费多拉。

“也许吧。”

黎淮从梦中睁眼,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披着外套下楼找人,拖鞋也不穿,赤着脚一路顺扶梯往下。

歘一下拉开大门,宁予年果然不在,甚至连放在玄关的皮鞋都没重新进来换。

明知道大门密码,却就这样合理又识趣地走了。

黎淮大概在客厅沙发对着墙上那副临摹的《盛开的杏花》发了两分钟呆,余光里是还躺在茶几的《红与黑》,他很快拨通宁虞的电话。

当时是晚上凌晨四点半。

宁虞被来电吵醒,看到屏幕上黎淮的名字还愣了一会,传进话筒的嗓音嘶哑低沉:“怎么了?”

黎淮开门见山:“你说你之前有个养女叫宁予宁?”

宁虞自己的名字取自“四方无虞,予一人以宁”,所以养女自然而然取了“予宁”。

宁虞大半夜被他没头没尾的话问蒙,缓缓从床上撑坐起来,薄毯从赤|裸的胸膛滑落:“是有个养女叫予宁,怎么了?”

“她现在多大,有其他兄弟姐妹吗?”

“……他今年二十六,兄弟姐妹是什么意思。”

“她在孤儿院有其他哥哥或者弟弟吗?”

黎淮问得更精确。

肖波波跟宁予年签合同的时候见过他身份证,宁予年今年二十八。

宁虞顿了一下:“他没有别的亲人,是孤儿,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出车祸去世的,怎么突然想起来问这个。”

黎淮再次没答话:“有她照片吗?”

他在一号别墅住了这么多年,从没见过类似相册的东西。

宁虞瞳色顿时就深了,缓缓舔了下下唇说:“没有照片,他离家出走以后,照片就全烧给他妈妈了。”

黎淮在电话那头静了良久,应下一声“知道了”就把电话掐了。

宁虞心里那颗因为查不到黎淮室友埋下的怀疑种子,终于发芽。

他坐在黑暗里握着手机陷入沉默。

黎淮行事不可捉摸归不可捉摸,但他绝不可能无缘无故打来问这些。

宁虞径直找出小司微信。

-“上次到洋房拍照的人查到是谁了吗”

消息发完,枕边传来一声轻巧的低笑:“活该。”

陈密这么久以来,一直以为这两人心意相通。结果原来宁虞跟他没什么分别,都是工具人。

那就谈不上什么怨啊恨的了,心里只有痛快。

当时他拿了黎淮情人的钱慢吞吞从林荫路出去,宁虞的车果然停在路口等他。

“住在一起的人见到了吗?”

宁虞倾身从床头摸烟跟打火机。

陈密背上带着一道道红痕,只能抱着枕头趴在床上:“见到了,我就搞不懂你明明好奇,为什么不干脆自己下车看。”

“你觉得他跟我长得像吗?”

陈密挑眉一想:“你不说我还没觉得,好像真跟你有点像,轮廓都很深,身形身高也差不多,你爱人的口味偏好很统一啊。”

宁虞眼睑愈沉,一张脸混在烟雾里晦暗不明:“他头发跟眼睛是什么颜色?”

陈密:“不是黑的吗,晚上太暗了看不清。”

“名字?”

“没,他很谨慎,只知道跟你一样也姓宁,看着年纪跟我差不了多少。”

陈密说着说着就被自己逗笑:“你怎么这么紧张,该不是外面有个私生子什么的吧哈哈哈。”

宁虞当时靠在床头抽烟没接话。

他以为小司这个点肯定睡了,要回消息也是早上,哪知道消息来得飞快。

-“老爷这么晚还没睡啊,他们刚查到”

-“那天戴墨镜去先生洋房的是个制片人,叫钟亦”

-“还不知道想干什么,但他跟少爷认识”

小司紧跟在后面发来的,不偏不倚,正正好就是钟亦跟宁予年在黑山电影节那张合影。

多年不见,照片里的人跟他越来越像,穿着打扮明显也比他想得好。

宁虞几乎一看清照片便掀开被子,利落穿上衣服大步从酒店房间走了,一如既往没有任何招呼。

陈密对他这样毫无征兆的来去已经麻木。一声关门响之后,偌大的房间只剩他和地上的清辉。

陈密抱在枕头上的身体放松,困意很快将他裹挟。

宁虞人一出去就给小司打了电话。

只要宁予年动了回国的心思,那就决不可能有他省心的。

他一直以来把黎淮藏在身边藏得这么好,一是因为他自己的工作,二是因为“黎淮”这个名字,三就是怕宁予年。

尽管当年那种状况宁予年身无分文被丢到国外,能自己活下来已经是奇迹,但总归要防患于未然。

这么多年过去,宁虞几乎要把这根螺丝钉忘了,谁承想现在竟然就在他“身边”。

您阅读的小说来自:笔趣阁,网址:www.bqg33.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第1页/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