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怀璧其罪 > 第 19 章

第 19 章(第1页/共2页)

关于照片这件事,是李德金前几天找他说的。

但他那时候对宁予年的身份还兴趣不大,李德金“投诉”无果,自己一个人捏着宁予年的“真面目”差点憋出毛病。

现在黎淮回心转意,他二话没说就把照片发了。

那是张五人合影,背后投影屏上写着硕大一串英文:黑山电影节开幕。

照片里站正中间的,就是那天带摄影师上上门的墨镜丸子头。

李德金的朋友在左手边,戴着费多拉的年轻人在右手,一身笔挺的西装,胳膊上绅士又亲昵地帮丸子头搭着外套。

无疑是宁予年没错。

-“这个丸子头是逻辑美学那个钟亦?”

-“是啊,他真的没给您自我介绍吗?”

李德金被传唤到洋房取评估的那天晚上,确实是喝醉了,但钟亦大名鼎鼎的脸过于标志,他越想越觉得不可能认错。

这两个凑一起,怎么都像是有新项目要合作,他就闻着腥敲敲门,想分一杯羹。

哪知道他找上来一问,黎淮连那天来的人是钟亦都不知道。

更不知道宁予年跟钟亦认识。

-“我朋友给我提过一回,说是电影节碰上个珠宝商”

-“我稀奇一珠宝商去那么专业的电影节,就带着记了一耳朵”

-“波总最近又给我炫耀什么艺术品鉴定师,我再一听名字,对上了!”

-“他们该不是欺负您两耳不闻窗外事,伙同准备下套吧”

李德金也就聊天框里打字显得忧虑,实际脸上的笑分毫不少。

钟亦跟李准,哪边都是不得了的,谁不爱看热闹。

结果黎淮那边的反应出乎他预料的平淡,只回了三个字。

-“知道了”

李德金:“?”

他正想追问,黎淮已经说。

-“睡了”

李德金无法,搞不懂黎淮也不是第一次,只能顺水推舟卖个人情。

-“成,您心里有数就成”

不过后来李德金想了,黎淮也不是傻子。

出了这种身边藏“贼”的事,按理他应该第一时间跟肖波波联系。

黎淮估计也是看出他想看热闹的心思,不想让他如愿,故意装镇定。

但其实也没装。

黎淮是真镇定,放下手机就准备摘眼镜睡觉了。

宁予年这段时间的表现绝不是天衣无缝。

不往远说,光那天晚上他兴冲冲赶回来问拍摄,溜嘴一个“钟”字黎淮就没错过。

钟亦他自然不可能不知道,圈子里难得没瞎眼的制片人,听说刚拍完《逻辑美学》第二部,明年春节档上。

如果宁予年跟钟亦认识,其实是钟亦搞这么迂回想找他,这样黎淮大概就能猜出来一点了。

宁予年毫不知道自己“身份”已经曝光,还在楼下给他发消息。

-“人我哄走了,晚安[月亮.jpg]”

黎淮侧躺在床上,简单回了个“嗯”,连问那个男孩叫什么的兴趣都没有。

宁虞从他们离开茶水间就让小司开车走了。

被留在门口的男生既没有继续哭,也没跟着走,而是瞪着眼,干巴巴坐在洋房门口的台阶上。

两人在客厅看完电影,是宁予年主动提的要去劝劝人家小男生回家,说是顺便了解一下他爱人在下蛊这方面,是有什么过人的天赋。

然后这一了解,他就跟陈密并排坐在台阶上聊了一个多小时。

毕竟能这样坐在别人家门口扯开嗓子哭,背后必然有很长一段心路历程和故事。

聊到最后,夜里露水重,宁予年不仅帮他叫了出租车,还把自己身上的外套也脱给他了。

现场掏出一千块现金,让他回不了宿舍,就在附近随便找家星级酒店。

陈密讶异他什么年代了还有现金,想给钱完全可以直接扫码。

月光下,宁予年肩宽腿长,英俊绅士的脸上只是笑:“扫码好让你心上人查我是谁吗。”

陈密一听宁虞嘴就瘪了。

他不懂黎淮天天臭着脸,除了长得漂亮点,还有什么好,宁虞喜欢,眼前这个比他大不了几岁的也喜欢。

陈密捏着钱心思一转,眼珠酸溜溜黏到了宁予年颀长挺拔的身形上:“要跟我走吗?”

宁予年当即退后一步举起双手:“你可不要害我,我好不容易追上李老师。”

陈密翻了个白眼。

他最初跟宁虞在一起就是图钱,现在收起黎淮情人的,自然更不手软。

其实宁予年知道陈密多半不会用这一千块去开房,但他依然给了,就当是一晚上的辛苦费。

陈密离开前自嘲地看了眼身后洋房:“慷慨总是有钱人的。”

宁予年一直坐在台阶上,看着男孩的出租开远才继续给黎淮发消息。

-“论下蛊你跟你爱人真是绝配”

-“都这样了,这小男生还想帮忙套我名字”

但这条消息发出去的时候,黎淮已经睡了。

一整晚稀罕地没做什么梦,一觉到天亮,醒得比平时都早,像为什么准备好一样。

黎淮起床到衣帽间,宁予年挑好的衣服果然早早挂在穿衣镜旁。

从两人合住,一直以来都是宁予年起得比他早。

但他从没深究过宁予年起得究竟有多早,起来以后又都干了什么。

等黎淮洗漱完换好衣服,时钟上的时针刚刚指向数字八。

他心里有预期,踩着拖鞋慢吞吞下楼的脚步比以往都轻,刚走到扶梯口,就听底下客厅传上来交谈声。

您阅读的小说来自:笔趣阁,网址:www.bqg33.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第1页/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