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怀璧其罪 > 第 17 章

第 17 章(第1页/共2页)

宁予年那天晚上差点“撞破”黎淮的秘密笔记以后,原计划是想保持距离,让黎淮缓两天。

结果黎淮起的副作用比他预计得还大,整个人魂都飞了,宁予年反而被迫贴身关注,时不时就得提醒一些离谱事。

比如不要用咖啡泡麦片;不要把香蕉放到冰箱冷起来;翻书杖是用来看书的,不是用来戳人的;人在白天一个劲睡觉,晚上就是会睡不着……

情况越来越糟,要不是宁予年心眼多,盯得紧,黎淮只怕早把烧开的水灌嘴里好几次了。

于是他又去找肖波波求解。

肖波波幸灾乐祸给出的答案,让他这时候才后知后觉自己上了贼船:

“我们李老师就是这样的,天生命贵,身边离不开人伺候,小宁你要习惯啊。”

习惯的结果就是黎淮从浴室出来,宁予年又一次闻着他头发上味道不对时,终于忍无可忍:“你是不是用沐浴露洗的头发?”

黎淮坐在沙发静了一秒:“可能是。”

宁予年:“……”

他正想再说点什么,门口的门铃响了。

关于黎淮的行程,肖波波很早就跟宁予年对接过。

因为他最近都得作为《凤冠》的临时总编剧,蹲剧组把主笔业务带上路了才能回来。

宁予年起身开门前,给黎淮提醒:“来的是那个恋爱职场剧。”

除了固定合作的影视公司,其余所有项目都是发到肖波波邮箱,黎淮亲自挑选决定接不接的。

但凡有点意思的他都记得:“是那个我说恋爱谈得很好,职场剧情一塌糊涂的?”

“是的。”

宁予年看过他们储备库里所有文件,记得客人,自然更记得黎淮对客人的评价。

这个本子至少是黎淮一年以前挑的了。

当时人闲,想做做慈善,找点轻松的东西转换心情。他看那个本子恋爱谈得不错,下意识以为是女生,没想到对面是个男的,还是个新人编剧。

那编剧一听说自己从李老师的海选库里脱颖而出,立马一腔热血,怎么都要搞个新的。

说是不想浪费机会,嫌那职场剧不好。

这么久过去,黎淮靠着沙发勉强自己集中精神。

这人上来就是一通行业批判加人生理想。

“以前我搞不懂大家怎么那么追捧谈恋爱,不谈恋爱电视剧拍不下去,后来想想,是他们没见过好东西!”

“傻白甜宠剧大行其道,直接把观众的审美习惯都拉低了,平台影视公司又只知道迎合市场,其实就是恶性循环,劣币驱逐良币。”

……

黎淮听了没两句还是走神了。

他其实不反感有人跟他聊这些,内容大多也确实是不争的事实,但他今天想听的只有故事。

“所以新本子呢?”

那人一听新本子,更愤慨了,一句“李老师您在上面,不知道我们底下这些小编剧的苦”直接把黎淮送走。

像他这样觉得甜宠剧上不了台面、又不得不写的人,黎淮见过很多。

“用仰视的姿态跟我诉苦,就这么能缓解你们心里的不平吗?”

黎淮倚在沙发上问得很平和,望向男人的目光像是在看他,又像是透过他在跟别人说话。

男人还没碰到过这么不按规矩,直接“剖开心思”聊天的人:“……我没别的意思李老师,就是羡慕您,很自由。”

黎淮撑太阳穴:“三流编剧有什么可羡慕。”

真正自由的另有其“人”。

“话不是这么说……”

男人明显更慌了,圈里但凡长了耳朵的,都知道“三流编剧”这个名头的由来。

黎淮却已经无心继续:“总而言之就是你现在不写谈恋爱了是吗?”

男人先连连说“是”,“是”完了又开始回想自己刚刚那一箩筐话里有没有这句。

宁予年旁听半天,肯定他是没提的,就算提了黎淮也没听。

“那很可惜。”

黎淮的口吻依旧平和。

那人估计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以为单纯是可惜他的才华:“但我写剧情很厉害,每次都会实地考察,总自己一个人待着的人不可能写出好东西的。”

“想独处就是有病吗?”黎淮的心思已经绕洋房飞完一圈。

那人又愣了,没搞懂前后因果关系。

宁予年却答:“《飞越疯人院》。”

他这回确定黎淮真的没听人说话了,向男人解释:“不用在意,他一直是个有自由意志的病人。”

“《雨人》。”黎淮果然收回思绪看他,“这个世界本来就有很多没穿病号服的患者。”

宁予年扬唇继续接招:“《虽然是神经病,但没关系》。”

黎淮终于按着太阳穴笑了:“你连这种韩剧都看?”

“你不是也看。”

那人听他们聊天彻底听蒙。

以至于黎淮忽然转过头问他看不看韩剧的时候,他下意识说了心里话:“我不看谈恋爱。”

您阅读的小说来自:笔趣阁,网址:www.bqg33.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第1页/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