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怀璧其罪 > 第 15 章

第 15 章(第1页/共2页)

但宁虞下楼开门,见到的并不是他以为的“室友”。

站在门外的是两个男人,一高一矮。

高的那个身高估计一百八十七、八左右,理着寸头,板着脸。

矮的那个大半夜戴墨镜,脑后松散揪着个丸子,碎发从脸侧散下来几缕,尖下巴,笑唇上扬,墨镜遮住大半张脸也能看出出色的皮相。

钟亦只有见到宁虞的第一瞬有错愕,他后退半步看了眼门口的门牌号:“这里不是李老师的工作室吗?”

宁虞虽然一直没见过那个叠天鹅的,但他直觉这两人不是:“是工作室,你们过来有预约吗?”

钟亦完全不气短:“我们是杂志《Zar》过来给李老师拍照的。”

宁虞拧眉:“这么晚?”

“我们以为是要我们立马过来。”

钟亦眼也不眨说瞎话,亮出跟肖波波的聊天记录给他看,就两句。

-“李老师改变注意决定接受拍摄了”

-“收到”

宁虞:“……”

如果这也叫预约……

钟亦只当看不见眼前男人不快的凛冽脸色,笑吟吟扬起下巴点地上还没收的蜡烛跟玫瑰花瓣说:“这不是连道具场景都帮我们准备好了。”

“什么道具场景?”

黎淮从楼上下来,宁虞还在无语:“这两个人说现在要给你拍照。”

“现在?”

黎淮也愣了一下。

钟亦是直到见到他才抬手摘下墨镜。

那是双极漂亮的眼睛,狭长上扬的眼尾满满噙着笑,直勾勾打量在黎淮身上:“正好李老师把拍摄的衣服也换好了。”

宁虞、黎淮同时低头看:“这就是常服。”

黎淮身上是件款式极简单的中领长袖,全黑打底,只有领口镂空一圈民族花式的白边,却衬得人腰肢挺拔宛若湖边秀峰。

钟亦故意赞赏:“那李老师很懂。”

黎淮必然是不懂的,宁虞也知道黎淮不懂。

所以黎淮解释:“朋友挑的。”

宁虞很快理解这个“朋友”是谁,神色顿时前所未有得差,声调都高了:“那个人每天还会帮你挑衣服?”

他就说黎淮最近总有哪里不太一样。

黎淮随口:“有问题?”

他兴致勃勃下来,发现来人不对,瞬间败兴而“归”,已经懒得回应质询。

这场僵持完全是单方面的。

宁虞正无法理解看着黎淮,一辆出租车便停在门口。

一个身影着急忙慌从车里滚出来,人还没走近,嘴里的招呼已经吆喝开了,伴着他极速靠近的脚步一路颠簸:“这么热闹,李老师今天约的客人这么多!”

钟亦不着痕迹把墨镜戴回去。

黎淮不认得他的脸,不代表别人也不认得。

来人仪表堂堂,脸颊却是通红,大老远就能闻到他身上冲鼻的酒气——钟亦知道他。

李德金,圈子里有名的剧本二道贩子,每天正事不干,净挣低买高卖的差价钱。

他还奇怪这人每次收烂剧本哪来的底气卖出去,敢情是舍得下本钱,在中间过了一道黎淮的手。

黎淮不跟他废话,等人一跑近就把自己备在玄关的评估报告塞给他:“下次不要再拿类似的题材找我。”

“得令!”

李德金一路赶来嘴里喘息不止,年纪不算大,两边耳垂却饱满得像玉面菩萨,说话总喜欢把声音调得中气十足,人都站不稳了,捧着胸口厚厚一叠纸还像捧宝贝。

黎淮交东西从不给电子稿,丢了就是丢了,想再要一份,就得当成一个全新的项目,重新给人家付一次钱。

“那我就……继续回去喝酒了,李老师早睡!”

李德金来像朝贡,走像退堂,脑袋往下一栽就旋风般滚回出租车消失了,全程眼睛都不一定睁了全开。

宁虞眼神更加难以置信:“你刚刚约他来的?”

李德金特立独行的做派,让宁虞很早就记住了他。

不管黎淮什么时候说要交稿,这人总能放下手边一切事情,第一时间赶过来。

所以他说的这个“刚刚”,绝不超过四十分钟。

四十分钟,那也就是他们没进屋、还在回来路上的时候,黎淮还在一吃完饭就喊住肖波波……

“肖波波总催我。”

黎淮敷衍他敷衍得很坦然,好像他们这一幕冲突,早在刚刚开门没见到宁予年的时候就已经尘埃落定,需要转向透着墨镜看戏的钟亦进入下一场:“你们要拍多久?”

“很快,半个小时?”

钟亦向身边一言不发的木头寻求意见。

闷不吭声的张行止这才说出今晚第一句话:“快就半个小时,慢就一个小时。”

“那拍吧。”

黎淮丝毫没有犹豫,只对身边彻底怔愣的人说:“如果你有事可以先走。”

宁虞都说不出自己当时是什么心情,原来黎淮根本就是从最开始就计划好要让他走的。

他想说他没事,但这三个字刚从牙根挤出来,手机就响了。

他当着几人的面掐了两次,但那头很快锲而不舍打来第三次。

宁虞的脾气已经在爆发的边缘,黎淮却说:“小司吧,这么晚了应该有急事。”

第四通已经打进来。

“去楼上接吧,我就在这也跑不了。”

黎淮口吻是惯常的漫不经心,嘴角似笑非笑,像是真的体贴宽谅。

宁虞一直跟他对视,直到手里电话进来第五通才终于迎着蜡烛转身上楼,脚步凛然。

看着他一走,钟亦这时候又知道说是误会了:

“因为李老师你比较忙,波总一说你改变主意,我们就以为是现在马上,干脆就赶来了,他是摄影师,我是摄影助理。”

黎淮早在他们身上扫射过了,两人加起来也就寸头背了个相机包,其他什么道具都有。

客厅里开着灯,他把两人让进屋,想把地上还燃着的蜡烛收起来。

张行止却拦住他:“就这样。”

黎淮理解过来他打算借蜡烛拍照:“就这样就够了?”

“够了,你很漂亮。”

张行止直言不讳,黎淮下意识朝扎着丸子头的男人望。

钟亦都不需要人请,已经坐在沙发拿手机对茶几上的茶具拍照:“不用管我,我很赞同。”

黎淮的美并不乍眼,而是一种苍白的贵族气息。

静静站在那,就让人觉得湖光潋滟中氤氤氲氲泛起一层水雾,但等时机恰当,朦胧的日光拨开云雾照进来,湖面又会闪出白玉一般的光,神秘娇艳。

结果黎淮说:“你也很漂亮。”

您阅读的小说来自:笔趣阁,网址:www.bqg33.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第1页/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