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怀璧其罪 > 第 4 章

第 4 章(第1页/共2页)

宁予年捡起照片,仔细端详里面唯一拍清脸的男三号:“看了觉得可怜。”

黎淮顿时笑出声。

肖波波还在怔愣里:“什么可怜?”

宁予年耸肩将照片放回去:“我们李老师的对象啊,年纪轻轻瞎了眼,不可怜吗?”

肖波波:“……”

虽然是瞎了没错,但总觉得有哪不对……

尤其黎淮还因为这么两句笑了。

“你也不正常。”

这是黎淮给宁予年的评价。

“我很正常。”

这是宁予年今天第二次为自己申辩:“我只是把你工作室里的暗格、地下室都翻了一遍,很干净,冰箱里也没放什么认不出种类的肉跟内脏。”

黎淮、肖波波皆是一顿。

这个洋房是黎淮个人名义买的,他跟宁虞一直账目分明,屋里那些机关都藏得隐蔽,宁虞至今不知道,没点门道根本发现不了。

黎淮:“你很懂这些?”

宁予年绅士谦虚:“爱好。”

黎淮抱臂:“那你应该再去外面院子找一找,说不定就埋在底下。”

“冬天堆了雪人的话会考虑。”宁予年从善如流。

只有肖波波蒙着。

他能勉强猜出现在聊的是尸体,但跟冬天、雪人又有什么关系?

宁予年委婉:“我以为作为剧本经纪,《汉尼拔》、《窥探》这种,多少还是看过一眼。”

专业偷懒被发现。

肖波波老脸一红,拨拨自己皱巴的外套,就抓着后脑勺去后厅找烟了。

宁予年不得不说这个人不管是照片、还是真人,都跟黎淮非常不搭。

昨天揉成腌菜、胡子拉碴也不是因为醉酒,是平时就这样。

但宁予年背调知道他不缺钱,多半就是老婆在美国带孩子,自己独居拾掇不清。

黎淮认真审视自己眼前这个年轻的男人:“是影视剧你也很懂,还是投我所好?”

“虽然我没办法证明,但这个真是爱好。”宁予年无奈耸肩。

那头肖波波已经逛到餐厅吧台,开了听啤酒朝两人招手:“你们是不是有毛病,在自己家还站着聊天。”

黎淮睨向宁予年。

他是不知道这个人怎么跟肖波波聊的,能让肖波波这么放心。

但宁予年始终都是昨天晚上那副“不是非要睡他”的无辜模样,挨着肖波波就坐下了,接啤酒接得很顺手,满满灌下一大口还好奇肖波波怎么不给他也拿。

“黎、咳,李老师不沾酒。”肖波波差点溜了嘴。

好在音相似,听起来就像啤酒卡了下嗓子,宁予年完全没发现:

“啤酒也不喝吗?”

“起泡酒都不喝,只喝白开水。咖啡、饮料、茶这些也都不喝。”

黎淮敏锐察觉肖波波的神态比起介绍,更像是在交代工作。

宁予年乖巧点着头,一一记下。

这个时候他浅棕的瞳孔在灯光下就很明显,胸襟大敞,仰头一喝酒,就会牵连露出一大片纹理流畅的胸肌。

黎淮一进门就从他只能遮住大腿的睡袍认出来了:“放着新的不穿,穿我穿过的也是爱好?”

宁予年连连摆手:“这个真没有,主要你那些新衣服太贵了,御锦织。”

一种私人祖传的布料,产量有限,有价无市,没点渠道根本弄不到。

宁予年回国前去的最后一个拍卖会正好拍出去一件,八十万欧。

“这个我知道!他还很懂古董珠宝。”

肖波波终于找到自己发言的机会,翻出一份刚签还热乎的合同递进黎淮手里:“《凤冠》那个剧组的顾问敲定是他了,他能联系到你想要的那个凤冠租给剧组。”

宁予年很快在肖波波的眼神暗示里,摸出张“艺术品鉴定师”的名片一起递过去。

顾问这事,还得说回肖波波进门撞见他的时候。

当时事发突然,宁予年敞着睡袍、找不到合适的词介绍自己,一眼扫到肖波波手里印着凤冠的文件就想攀关系,说这凤冠的所有者他也认识。

没想到肖波波瞬间眼睛亮了,宁予年这才知道自己歪打正着,雪中送了炭。

他们现在有个大女主的古装戏,剧组能力有限,找人做的凤冠一直达不到黎淮要求,白白耽误行程。

一天开不了机,烧一天的钱,但又不敢不管这边的意见。

肖波波小心翼翼观察了一番黎淮的脸色,确定他没因为自己不打招呼生气,才把心放回肚子里。

黎淮翻了下手里的东西,像是终于提起兴趣:“你还有什么爱好?”

宁予年一口:“你。”

肖波波:“?”

宁予年:“这样的美人。”

肖波波:“……”

这人哪哪都好,就是跟黎淮讲话格外没谱。

他后来一通聊天试探,知道了宁予年有个悲惨童年,是福利院长大的。

有幸被人领养回家,还是因为小时候长相秀气像女生,一眼被养母挑中——那个家的男主人不喜欢男生。

后来养母病逝,没两年他就被养父开除户籍,赶去了国外。

说懂得多都是半工半读为了生计自己瞎学的,这次回国也是想回归故土,找份稳定点的工作。

肖波波对奢侈品一窍不通,不知道人家脱下来的西装能顶他整个衣柜,只知道故事听完,眼泪被骗了不少。

再被那双无辜的眼睛一看,简直像被鬼摸了。

想着他们反正不缺钱,这人长相气质拿得出手,光养给黎淮端茶送水、跑腿暖个床也行,头脑一热就跟人把助理二号的合同签了。

唯独就是怕被黎淮的无语淹死,不敢告诉他,暂时只敢说是剧组顾问。

教人第一步就是要讨黎淮喜欢。

结果黎淮猝不及防问:“那么说说你的悲惨故事吧。”

肖波波没想到这么快穿帮,脸都绿了,却见宁予年镇定自若盯向黎淮手上的戒指说:

“我结婚了。”

肖波波一愣,黎淮的嘴角却陡然扬高:

“真惨啊。”

话音落下,吧台迎来几秒空白,肖波波听见“结婚”人都麻了,眼前两人却是忽然齐齐笑出声。

是那种对黎淮来说极其稀罕的笑法。

“现在我信你对影视是爱好了。”黎淮挺直的腰背放松下来,好笑撑住额头,“《地球之夜》?”

宁予年哼笑应了,浅色的眸子熠熠发亮:“你很喜欢?”

“一般,就是记住了。你喜欢?”

您阅读的小说来自:笔趣阁,网址:www.bqg33.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第1页/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