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八百四十七章 落幕之大结局

第八百四十七章 落幕之大结局(第1页/共2页)

……

“不要,不要伤害你手中的女孩。”毒液看到毛毛在那个杀人狂的手里,一向沉着冷静的她,也惊慌了起来。

在吊着毛毛的威亚退场的时候,毒液看到毛毛在那边瞬间的消失,她自知不妙,赶忙借机跟了出去,她迅速找到王庸,一起赶到了剧院的顶端。

王庸看到女儿在他的手里,变得格外的冷漠,眼睛紧紧的盯着凯撒说:“凯撒,如果你还是男人,就跟我决斗,我就是你要找的king。”

凯撒抱着手里的毛毛,眼神中充满了慈祥,完全不像是一个变态的杀人机器,更像是一个慈爱的父亲。在他的意识里,自己的女儿也差不多这么大,自己临行的时候,也是这么抱着她,她也是穿着一身纯白色的连衣裙,拿着那个珍藏版的娃娃玩具,这一切都是那么的想象,都是那么的熟悉。

他们看到凯撒没有伤害毛毛的意思,但是他终究是个杀人狂,不知道下一秒钟会出现什么事情,或许还是这么安静,或许会变的杀戮,毛毛在他的手上,就像是在一个不定时的炸弹上。

“凯撒,你是不是男人,面对世界第一的佣兵之王,你是不是害怕了。”王庸看凯撒没有反应,一直沉浸在过去的回忆里,他临行前,抱了女儿一夜没睡,看到这个女孩,他好像恍回到了二十多年前。对王庸还是不理不睬。

“叔叔,你说我是你的女儿吗?”毛毛在凯撒的怀里。没有小孩子那种惊吓和害怕,反而是和他聊了起来。

“女儿。我的女儿,你就是我的女儿,爸爸好想你啊,每天做梦都会梦见你。”凯撒紧紧的抱着毛毛,眼神里充满了疼爱,好像一下子褪去了杀人的外衣,变成了一个好父亲的形象。

王庸听得到凯撒在那边说的话,听到他把毛毛当成了女儿。也暂时的放心了,既然把毛毛当成女儿,那么他就不会伤害到她。

“凯撒,我要抢走你的女儿,你敢不敢跟我决斗,你今天不打败我,无论你到哪里。我都会想办法把你女儿抢走。”王庸朝着魔王凯撒,轻蔑的喊道。

毒液听到旁边的王庸这么说,也是有点惊讶,他就是把话说反了,明明是凯撒抢走了他的女儿,在他的口中。却是他要抢走凯撒的女儿。

听到有人要抢走自己的女儿,凯撒那种嗜血的杀戮又从内心深处激发了起来,他之所以变成这个样子,根本原因就是妻子女儿惨遭幕后黑手的屠杀,这种血海深仇。他整整用了十年的时间,凭借一个人的力量。去捣毁了那个庞大的组织基地,也就是从那时开始,他魔王凯撒名声大噪。

刚刚找到自己的女儿,眼前又有人这么说,他轻轻的把毛毛放在旁边的小石墩上,轻轻摸了摸毛毛的小脸说:“女儿,爸爸要去打一个坏人,你乖乖的坐在这里,马上就好。”

毛毛看到这个奇怪的人终于把自己放下来了,她知道爸爸肯定会救她的,每次在自己危险的时候,爸爸都会及时出现,将坏人打跑,这次也肯定是这样。于是她乖乖的点了点头,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很是让人疼爱。

“你敢碰我女儿一根头发,我都会将你碎尸万段。”魔王凯撒走上前,庞大的身躯,嗜血的眼睛,让他看上去像一个地狱来的魔鬼,不,是魔王,他是魔王凯撒。

看到凯撒中了自己的激将法,王庸朝着毒液示意了一下,待会自己和凯撒打起来的时候,让她悄悄的过去,将毛毛带走,毒液也是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

“哼,魔王凯撒,也不过是虚名而已,你敢跟我对决吗。”看到凯撒走上前,王庸也是走上了前,这是他唯一一个敬佩的高手,也是唯一一个胜他一筹的高手。但是为了救自己的女儿,就算与上帝为敌,他也是毫不眨眼,别说是一个魔王凯撒。

“king,我这只缩头乌龟,我找了你好久,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了。”魔王凯撒咆哮着,这么多年,他一直孤独求败,高处不胜寒,没有对手,对于那些人,只是屠杀而已,根本没有棋逢敌手的快感,这次可以跟有着佣兵之王的king单挑,无论怎么说,都让他身体里的每个细胞,都活跃了起来。

“那是你没有本事找到我而已,凯撒。”王庸眼睛紧紧的盯着他,自从追杀天蝎之后,一步一步的打下来,他也从来都是没有遇到过对手,现在面对一个世界绝顶的高手,他的血液里也充满了兴奋,摩拳擦掌,肌肉一道一道的从身上勃起,眼睛里也流出来兴奋的光,这是他很久很久都没有过的感觉。

“那你找死了。”说完之后,凯撒像是一只凶狠的野兽,带着夜风阵阵呼啸的声音,一记重拳朝着王庸的头部,猛烈的砸了下去,王庸抬肘去挡,一声拳肉撞击的闷响,像是天边的一声闷雷,这记重拳被王庸硬生生的给挡了下来。

魔王凯撒像是一只发狂的野兽,紧接着又一记重拳从另一边挥来,带着周围的空气迅速的流动,直冲王庸的脑袋,王庸脚步往后一移,一拳砸空,只留下一声搅动空气的声响。

一拳不中的凯撒,与此同时左脚猛提,朝着王庸的胸口一个猛踹,势大力沉,王庸双手交织一挡,由于力气太大,虽然挡住了大部分的冲击力,但是王庸还是硬生生的往后退了好几步。

王庸退的同时,凯撒一个垫步,像是猎豹腾空,猛虎下山,伸出一脚,又是朝着王庸的胸口处,直奔而来。刚刚站稳的王庸,看到凯撒的一个大脚紧接而来。就算是闪躲,也会被他踢到。

王庸马步一扎。像是青松扎根,屹立不倒,同时右拳紧握,冲着他伸出来的一脚,用硬如石头的拳头,将全身的力气全部集中于拳头这一点上。

“啪~”的一道声响,拳脚空中猛烈的对撞,像是两块相反方向的石块剧烈的相撞。魔王凯撒一个后仰腾空,在空中旋转了一圈,稳稳落地,而王庸,依旧稳稳的扎在那里。

毒液将这一幕看在眼里,不由的惊叹,不愧是两位绝顶高手。一招一式都是杀气十足,稍有不慎,就会血溅当场。而王庸,虽然被凯撒步步紧逼,但防守过程中依旧临危不乱,尤其是最后这拳。绝对不会比凯撒使出的力气小。

被king用拳头挡住了这脚,凯撒也不由的惊叹了一下,这是从来都没有过的,曾经的那些人,从来没有人可以接住自己的一拳或是一脚。所以那些人,也根本不配当自己的对手。

这种打斗的刺激。激发了他心目中最原始的快感,他之所以残暴,是因为他享受那种杀戮的过程,没有人能够阻挡他做任何事情,所以在他的意识里,所有人都是顺从的。顺从者死,不顺从者更是死,而这次有人站在他的面前,像他挑战,这种久违的战意,让他渐渐的兴奋了起来。

“啊。”凯撒一声咆哮,又朝着王庸冲了过去,王庸见他袭来,也是主动出击,一脚猛蹬地面,像是加速了的豹子,全力的冲了上去。

毒液见两个人打的难解难分,正是解救毛毛最好的时机,不管王庸能不能打过凯撒,只要救走毛毛,相信王庸就算打不过他,也能够全身而退。以后再如何消灭这个魔王,可以从长计议。趁着夜色,趁着凯撒的注意力全都在王庸的身上,她悄悄的潜行了过去。

两虎相争,必有一伤,如今魔王凯撒与兵王王庸,两个人在剧院的顶端,两人旗鼓相当,不分胜负,但是两个人越大越来劲,越打越有精神,两个都是世界的顶端,站在世界豪华的剧院上方,展开对毛毛的争夺,两个人对毛毛的心情,可以说也是不相上下。

两个人的身世境遇都是十分的相似,都是世界上顶尖的佣兵,都有家人被幕后黑手设计害死,都有一个可爱的女儿。

只不过王庸幸运一点,当时及早的断绝了和秦婉柔的关系,不然,凭着组织遍布世界的爪牙,定会抓住自己的妻子女儿来做筹码,然后要挟自己。当时只是牺牲了自己的母亲,不然当时的结果也会和凯撒一样,所有的亲人全部被那邪恶的组织给斩尽杀绝。

王庸想象不出来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结果,自己会不会跟凯撒一样,陷入杀人报仇的仇恨当中入了魔。母亲的离去,让他追杀天蝎整整五年,要是自己的妻子女儿也遇害,无牵无挂的他或许跟站在眼前的凯撒一样,或许比他更加的凶残。

王庸的余光看到毒液正在潜行过去,只好卖个幌子,边打边退,把魔王往另一个方向去引开,给毒液创造更大的空间来解救毛毛。

魔王凯撒一直都是杀戮成性,看到王庸防守的脚步开始慌乱,自以为占据了上风,招招凶残,步步紧逼,将王庸朝着那个剧院的边缘逼去。

快要将王庸逼入绝地的凯撒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虽然这个人很厉害,但是还是不是自己的对手,眼看他无路可退,只需要在来一个猛烈的一击,他定会从这这个剧院的顶端跌落下去摔成肉泥。

“啊~”凯撒对着王庸,用尽全力的打出一拳,王庸挥肘一挡,魔王同时用膝对着他的腹部,猛烈的一抵,想要直接将他撞抵下去,而王庸,两掌相交,去抵挡他这一膝肘,与此借着魔王抬起膝盖肘的力气,两脚借力,腾空翻身一跃,像是流星追月,马踏飞燕,一个空中的翻仰转身,稳稳的落在魔王的身后。

魔王转身,正好看到了‘女儿’被别人抱在了怀里。

王庸忽略了,一个父亲在女儿遇到危险的时候,所爆发出来的能量,魔王凯撒已经把毛毛当成了自己的女儿,看到女儿‘受到伤害’。他像是魔王变身了似的,一下子陷入了狂暴和愤怒。王庸看到魔王又爆发了新的能量,发着疯似的朝着毒液奔去。

“啊!”凯撒像是一个地狱的魔鬼,带着凛冽的疾风,朝着毒液瑞贝莎奔去,在空旷的剧院上方,面对着凯撒的袭击,根本无处可躲。

“不好。”王庸心里一惊,看到凯撒像是加速了的列车。无法阻挡的朝着毒液,挥出了一记重拳……

毒液虽然是世界十大佣兵之一,但一直都是以刺杀见长,防守一直都是她的软肋,而这次朝她袭来的却是世界第一的魔王凯撒。

毒液抱着毛毛,看到凯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了过来,她只能护着毛毛。四处的闪躲。

凯撒像是一只脱缰的猛兽,一拳挥击而来,毒液抱着毛毛一个翻滚,毛毛很乖,自始至终都没有惊慌害怕,因为她知道。爸爸肯定会救自己。毒液躲过凯撒的一击之后,凯撒另一拳又挥了过来,而王庸也赶了过来,起身飞跳,冲着凯撒的背后一脚猛踢过去。

凯撒一心只想着毛毛。对王庸的这脚根本就没有反应,王庸一脚等踹上去。他只是往前一个趔趄,还是没有管王庸,只是发了疯似的去追毒液。

毒液抱着毛毛退,魔王追,王庸在后面阻挡,在舞台剧院的顶上,这么混乱的打着。

魔王毕竟是发了疯的魔王,比之前更多了分暴戾之气,看着自己心爱的‘女儿’别人这么抱着跑,他已经陷入狂暴的状态,任凭王庸在后面怎么打,他都是只追着毒液。

“噌”的一声,毒液挥出手中的匕首,对着魔王的的胸口,直奔而来,挥臂一挡,匕首应声落地。毒液也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的怪物,眼看他就要追赶过来,眼看自己就要无路可退了……

“啊。”魔王找了魔似的追着毒液,使出十二分的力量朝着毒液的身上猛击,毒液弯腰一个闪躲,然后又来一记重拳,毒液抬腿去挡,凯撒神力难挡,直接腿部一麻,软倒在地。

“啊。”凯撒并没有想过要放过那个抢着女儿的人,对倒在地上的毒液又挥出一记重拳,眼看那只铁拳就要打在毒液的身上,突然毛毛大叫一声:

“爸爸。”

毛毛这种甜美的童声,似乎把入魔的凯撒拉回人间一样,拳头一下子松软了下来,看到‘女儿’的面孔,刚才还是凶狠的样子又变的格外慈祥,对于他来说,女儿就是最好的解药,能让他从魔到人的蜕变,就是他心灵上最大的依托。

倒在地上的毒液,一只腿已经失去了知觉,在地上喘着粗气,王庸在他们的后面,看到毒液跟毛毛就在凯撒的跟前,也没有轻举妄动。

凯撒看了一眼毒液,又激发了他杀戮的野性,挥出拳头,又要对着毒液致命一击。

这时,一个人影从天而降,与王庸一起,冲着凯撒奔袭而来,只是王庸落后一步,被那个人影一个重物抛掷过去,打断了凯撒的那记重拳。

“凯撒,你女儿都不要了吗?”那个人影冲着凯撒一声大喊。

“女儿?女儿在我的怀里。”凯撒朝那个人咆哮。

“凯撒,你看清楚,你不知道我是谁了吗。”那个人年约五十左右,像是一个老者,但是依然神采奕奕精神抖擞,王庸看到,都不由的有一种敬佩之情。

“你就是曾经救过我的那个人?”这个人的出现,勾起了凯撒一点回忆。

“是的,凯撒,我现在告诉你,二十多年了,倒在地上的那个才是你的女儿。”那个人指着凯撒说。

听到这句话,在场的所有的人都很惊讶,尤其是毒液,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个人称魔王的人,竟然会是自己的爸爸,这不可能,自己是一个孤儿,这个人完全不可能的。

“你说什么?这不可能,这不可能。”魔王凯撒跟毒液一样,不相信这个人的话,无论是谁听到,都会感到突兀,凭空出现父女关系,而且还是在这种拳脚相接的时候。

“凯撒,我可是替你调查过,你如果不信,你就看看她手上的戒指。”他语气坚决,掷地有声。

毒液看了看手上妈妈的那枚戒指。同时凯撒迅速的抓起毒液的手臂,仔仔细细的观察着那枚戒指。

“是。是,是的,这就是海伦娜跟我的结婚戒指,是的,这就是的。”凯撒看着那枚戒指,情绪十分激动了起来。

“不,不,你们骗我。你们骗我。”他看到深爱的海伦娜的那枚戒指,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曾经也是一个有着十分正义感的男人,现在变成了这个样子,这枚戒指勾起了他心中最深刻的记忆,他不敢相信。

“你竟然还不相信,那我问你。你记得你女儿有什么特征,你仔细看看她。”那个人很有耐心的说着。

“我女儿,我女儿喜欢,我记不得了,你是我女儿?你真的是我女儿?”凯撒有点慌乱,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

毒液也看到了凯撒手上的那枚戒指。那个人说魔王是自己的爸爸,她也有点难以相信:“你是我爸爸?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一直在地上的毒液情绪也是十分的激动,倒是王庸,呆呆的站在那里。对此是觉得有点莫名其妙,以一个外人的眼光来看。确实难以接受,如果他父亲就这么凭空出现,他也难以相信。

“你真的是我女儿,艾米丽,太好了,你是我的女儿。”凯撒不知道用什么言语来表达自己的激动之情,眼睛盯着毒液看,越看越觉得她越像自己的女儿。

“艾米丽?我记得了,我叫艾米丽,艾米丽。”毒液不敢相信,这个人真的就是自己的爸爸。这么多年,从小到大,她一直没有爸爸,现在多了一个爸爸,她又悲又喜,各种情绪交织在她的心里,像是火山喷发一样,冲击着她内心深处最柔软的地方。

她原本可以在爸爸的宠爱下,开开心心快快乐乐的成长,不用去当一个冷血的杀手,让人闻风丧胆的魔头,也不用去尝试各种毒药,导致自己仅剩下几年的时间,这一切,都是因为没有爸爸,自己是一个孤儿导致的。

“你真的是我女儿,我真该死,我打伤了我的女儿,我真该死。”刚才还一心致她于死地的凯撒,现在又开始了深深的自责。

“我真该死,我要带你去医院,我马上就带你去。”凯撒又惊喜又是内疚,两者在心里交织,让这个曾经杀人的魔王不知道如何是好。

“不,不。”情绪激动的毒液,开始抵触这个爸爸,她印象中的爸爸,从来都不会是这个样子的,她不能接受自己有这么一个爸爸,过激了的她一下子昏蹶下去。

凯撒看到女儿一下子昏了过去,一把过去抱起了她,在剧院的顶部,像是疯子一样的跑了下去。王庸想要去阻止,却被那个人拦了下来。

“不用拦,他确实是她的爸爸。”那个人看着王庸,似乎还有什么话要说。

“你是谁?”王庸狐疑的看着他,感觉很熟悉。

“臭小子,接我一拳。”说完,那个人一个拳头打过去,王庸往后一个闪躲,然后一拳打过去,拳头相接,一声闷响之后,那个人大笑了起来。

“哈哈,不愧是我的儿子,身手了得。”那个人笑着对王庸说。

而王庸,可不像他那么开心,凭空出现一个人,说凯撒是毒液的爹,现在又说是自己的爹,他感觉这个人有点无聊和好笑。

“臭小子,老夏夏国安没有跟你说过吗?我诈死混入组织的事情。”那个人盯着王庸看着说。

“夏叔叔?你认识夏叔叔?”王庸听他说的似乎是真的。

“臭小子,我会骗你?我给你留下了一本日记,我还让你妈妈给你取名王庸,让你做一个平平庸庸的人,不要學我,没想到你还是进了边陲之狼。”那个人脸色凝重,语气坚决。

您阅读的小说来自:笔趣阁,网址:www.bqg33.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第1页/共2页)